1. <small id="blyyb"><delect id="blyyb"></delect></small><code id="blyyb"><strong id="blyyb"><s id="blyyb"></s></strong></code>
    返回首頁 |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訂閱本站
    一起去留學法國留學生活 → 旅法留學生講述打工生活 為華僑家庭服務很光榮

    旅法留學生講述打工生活 為華僑家庭服務很光榮

    由用戶“wangbo1011”分享發布 發布時間:2014-11-25 19:18:44

    中國僑網11月25日電 據日本新華僑報網報道,作為旅法留學生,《日本新華僑報》駐巴黎專欄作者王文菁日前發表文章,講述自己在法國接送小孩的打工生活。文章摘錄如下:我這個中國留學生自從搬到法國77省,便不像往日那般出行無阻了,要考慮一到……

    中國僑網11月25日電 據日本新華僑報網報道,作為旅法留學生,《日本新華僑報》駐巴黎專欄作者王文菁日前發表文章,講述自己在法國接送小孩的打工生活。文章摘錄如下:

    我這個中國留學生自從搬到法國77省,便不像往日那般出行無阻了,要考慮一到五圈的往返時間。加之進入專業,課程安排比較滿且并非每天固定相同的時間,遂只能告別店員工作,開始打零碎工——接送小孩。除了做餐館、店員,看小孩、教小孩功課、接送孩子這類工作在中國留學生及以已大學畢業來法國謀生的外國人中是比較常見的。

    說來也巧,兩年前在語言學校認識的一個北京大哥給我發短信拜托我幫忙問一問周圍有沒有中國留學生愿意接送他們家小孩放學這份工作的。我問了問地址,在3圈西北部一個地方。雖然距離學校有些遠,但交通也算是方便。轉地鐵到圣拉扎爾站,再坐幾站火車。其實整個來回消耗時間不算少,一周也沒幾次,不是住在附近的人恐怕不會接這個工作。又問了問時間安排:從幼兒園接走孩子,送至附近的藝術學校,孩子在那兒上繪畫班。一路下來半個小時足矣。我坦言:以前有接送過小孩,都是一個小時以上,因為工資是按小時計算。如果只是半小時,還不夠來回折騰的,沒有太大意義。他回復說,非常理解我的想法,我住得遠,來往不易,雖只有半小時,但會按一個小時的工錢支付。有時候遇到他們夫妻加班,恐怕還需要我一直待在晚飯時間。其實,我覺得錢倒是其次,多積累一下經歷總是好事,且又是臨時性的,還可以跟小孩打交道,應該比較有趣。于是。毛遂自薦,欣然接受了這份工作。

    那晚,北京大哥跟太太商量了一下,決定一家三口跟我見見面,請我吃個飯,也算是把孩子拜托給我的一份感謝。孩子是一個4歲的小姑娘,叫小米,濃眉大眼,皮膚黝黑加粉撲撲的臉蛋,話少靦腆。見面那天,大哥先帶著我熟悉路線:出了火車站如何走到幼兒園、孩子在幾樓哪個教室、班主任姓名、藝術學校所在地址等。然后他們讓我選了一家館子共進晚餐。

    “對不起喲,讓你久等了!”我蹲下與小米講話,愧疚地看著孩子。然后,按照北京大哥囑咐的——記得拿上繪畫工具。周圍站著許多法國家長,包括班主任,他們由衷地開心地看著這一幕,笑得欣慰又燦爛……天冷,怕凍著孩子,我為小米穿上外套。往藝術學校走的路上,我喜歡問她問題跟她聊天:今天過得開心嗎?都做了什么?有什么故事可以分享?還會婆婆媽媽地一再重復:如果你累,我們走太快,你就告訴我,我們就走慢點。跟孩子打交道,最基本的是尊重,多聽聽他們的真實想法跟意愿,而非趾高氣揚地拿成年人姿態壓他們。每次去接小米都會帶點餅干糖果,擔心接下來上繪畫課孩子體力吃不消。過馬路的時候絕對不帶她闖紅燈,即使周圍沒有車輛也不允許出現一絲一毫的閃失。每次把她送到目的地,她總是第一個到,我都會問她:“需要我陪你嗎?需要就跟我講!苯Y果,她每次都會干脆利落又帥氣地回答:“不用,我一個人沒問題!”出了校門,我會第一時間給北京大哥發信息報孩子平安以安慰之,這一天的任務我才算它結束。

    說實話,接小孩這樣的工作,在國內恐怕只是保姆的工作。在法國,當我在留學讀書期間承擔起這份工作的時候,不時地嘲笑自問:“是不是已經淪為了一個保姆呢?”當然,我并不是瞧不起保姆。我感受更深的是,如今像北京大哥這樣旅法新華僑華人家庭,正在發展,正在融入法國主流社會,他們一手抓事業,一手帶孩子。能夠為他們服務,也就是為這個新華僑華人的“族群”服務,間接地為祖國服務,我為此感到光榮!(王文菁)

    旅法留學生講述打工生活 為華僑家庭服務很光榮由用戶“wangbo1011”分享發布 ( www.adacua.com )編輯整理,轉載請保留出處
    快三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