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blyyb"><delect id="blyyb"></delect></small><code id="blyyb"><strong id="blyyb"><s id="blyyb"></s></strong></code>
    返回首頁 |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訂閱本站
    一起去留學日本留學生活 → 在日本生活很孤獨,但是再孤獨我都不敢回中國

    在日本生活很孤獨,但是再孤獨我都不敢回中國

    由用戶“xinhai123456”分享發布 發布時間:2013-03-12 17:01:45

    這是一篇關于中國女人在日本的生活,形容在外留學的兩人因為孤單走到一起,在日本生活的中國人的文章。在國外很孤獨,但是,時間久了即使再孤獨,也沒有回去的勇氣。------看某大學招聘會場面有感 在日本生

     新宿事件》--中國人在日本生存現狀的真實寫照

    今天在pps上看了《新宿事件》,本來沒有想看的,對這片子就沒抱什么希望,但是群里一個網友提起才想找出來看看,結果卻發現影片里對中國人在日本生存現狀的描述與一個在日本呆過三年的朋友跟我說的幾乎是一模一樣。

    我朋友是去日本打工賺錢的,在日本讀了一年的語言學校,刷過盤子,當過廚師,后來迫于生計,加入東北幫。他跟我講了很多日本生活故事,我結合電影里的情節說一下我朋友在日本的見聞和遭遇。

    他剛到日本的時候是要讀語言學校的,中國掙的錢在日本根本不禁花,很快家里的錢就花光了。因為語言不通又找不到工作,因為沒有錢,常常4個大男人兩天吃一紙掛面,最困難的時候三整天沒有一點東西吃,饑餓難耐跑到淺草的雷門那里去,那里有條小溪溝,里面有很大的鯉魚,日本把他們供做鯉魚神,他們幾個跑到那去趁人不注意想撈鯉魚神來吃,結果被人發現后逃跑了。

    后來他找到一份洗盤子的工作,但是總被店里的日本人欺負,好容易升上了廚師,但是不但工資沒有漲不說,還被無理由的拒付3個月的工資,找到律師一問才知道自己上當了,簽的勞動協議是無效的,吃了不懂日本法律的虧。

    在后來有一次,在房東開的網吧,有一個人闖了進來大喊了一聲“小偉的人都出來”,結果呼呼拉拉沖出去二百多人。原來他們這才知道日本是有中國幫派的黑社會的。

    大偉小偉是日裔哈爾濱人,是戰后遺孤,十幾歲的時候回到日本,20來歲的時候組織了一個暴走族,后來發展成東京最大的中國人黑社會勢力,只要提到是大偉小偉的人,警察和日本黑幫也要給幾分面子。后來大偉出事了,他們的場子里死了一個人,是長春人,吸毒過量死的,警察調查的時候發現了大偉身上的命案,大偉進了監獄,但是小偉目前仍是那個幫派的大頭目。這個幫派在中國不出名,我朋友也不知道在中文里應該怎么說。

    為了生存,我朋友他們幾個人也加入了當地的黑幫,當地勢力比較大的是東北幫和福建幫,這就像影片開始林雪說得那樣,這些幫派為錢活著。日本的幫派很少內訌,但是中國的幫派小弟可以為了不多的錢去殺自己的老大,這點在片中表現的淋漓盡致。朋友所在的東北幫屬于稻川會的,是東京最大的勢力,大家熟悉的山口組主要勢力是在大阪的。日本的幫派是合法組織,不犯罪警察就不會干涉,平時各個幫派也是有錢大家一起賺的,有的幫派是搞敲詐的,有的是偷東西的,有的是撬車的,有的是搶劫的,我朋友在的幫派是打機的,就像電影里的那樣。

    電影里有林雪偷東西的鏡頭,在大街上公然抱走一桶高爾夫球具,后來被告知不值錢,要偷衣服。朋友說,在日本偷的最多的是高檔化妝品,藥品和衣服。撬車用的是一把特制鐵尺子,從車窗的縫隙里探下去一扳,門就開了,不是為了偷車,日本汽車很難出手,主要是偷里面的錢包和貴重物品。他認識一個女人去日本十五年了,幾乎什么都沒買過,全靠在大超市里偷,她偷得是商品的標簽,把本應該付款后才帖的標簽偷過來帖上,然后還讓超市的人幫忙送出去,超市還認為她是大客戶,十分尊敬。搶劫的情景就跟電影里一樣,直接堵胡同兩邊告訴人家是搶劫,不跑就不動粗。

    我朋友在的社團是打機器的,他們分工很明確,有打電影里的柏青哥的,也有打其他機器的。我朋友打的也是其中一種,叫做slot,類似777的玩法。電影里交代的不明確,日本的機房有的是吐鋼珠有的是吐幣子,這些東西不能直接換錢,只能是在出門前在吧臺換獎品,日文叫“景品”,然后這些景品可以在外面以原價賣掉,賺的就是這個錢。電影里作弊的是用芯片,屬于比較早的作弊方式。我朋友在的時候是用的脈沖設備,進去的時候身上帶著設備,把一根金屬線掛在機器上,然后按身上的按鈕,調整脈沖頻率,不斷嘗試找到機器的頻率,快則十幾秒,慢則幾分鐘就可以把機器做開,然后就立刻出去把身上的設備卸掉,然后回來重新坐這臺機器,這臺機器被做了手腳就很容易爆出大獎。最多一次他玩了整整一天,賺了5萬人民幣。因為社團合作的關系,他還去過山口組的一個堂口,還有幾個幫會的總部,說是跟電影里差不多一樣的。

    至于白紙變飲料是這樣的,在過去因為日本沒有假幣,所以自動販賣機識別只靠識別紙張的大小和厚度,不能辨別真假。最開始是一些中學生用白紙買煙抽,后來被大量的中國人應用,也因此后來日本給自動販賣機加裝了驗鈔設備,這招現在已經不奏效了。

    朋友后來回國的原因是,福岡幾個中國留學生將一戶日本人家全家滅口,這個事件百度上還能查到,后來日本就縮短了所有中國簽證的年限,調整為一年一簽或半年一簽,而且很多人就不能在續簽了。一般外國人有困難都是找大使館的,但是中國大使館根本不理會中國人的遭遇,甚至根本就不接待,朋友只好無奈回國。

    中國人在日本身份特殊,文化不同,地位有差距,歧視常常不是來自于日本人,而是來自于中國人自己。大使館都不肯保護自己的國人,出事了找日本的警察都更有用。使得國外的華人生存倍感艱難。

    這部片子也許算不得優秀,但是確實反應出了中國人在日本底層生存艱難狀況。有些血腥和殘酷的風格不禁令人想到巖井俊二的《燕尾蝶》。同樣的殘酷,同樣的令人痛心,只是少了一份浪漫的憂傷。

    在日本生活很孤獨,但是再孤獨我都不敢回中國由用戶“xinhai123456”分享發布 ( www.adacua.com )編輯整理,轉載請保留出處
    在日本生活很孤獨,但是再孤獨我都不敢回中國 相關推薦
    快三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