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blyyb"><delect id="blyyb"></delect></small><code id="blyyb"><strong id="blyyb"><s id="blyyb"></s></strong></code>
    返回首頁 |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訂閱本站
    一起去留學留學生活 → 李叔同39歲時剃度出家 曾屢屢 不近人情

    李叔同39歲時剃度出家 曾屢屢 不近人情

    由用戶“kkjiu”分享發布 發布時間:2014-06-17 19:37:38

    屋角上還有一架鋼琴。韓亮侯越看越糊涂。此時,李叔同退去破衣爛衫,換上一身筆挺的西裝,邀韓外出就餐。從室內布置看,李叔同當時尚無入空門的跡象,但他出家以后直至圓寂時的衣著,幾乎就是這副衣衫襤褸的裝扮的翻版。李叔同出家前在浙江第一師范教……

    李叔同一向漠視世俗觀念下的人際關系準則,他的“不近人情”,在出家前就屢有表現。留學日本時,有一次他約歐陽予倩早8點到其家。兩人的住所相距甚遠,歐陽予倩因電車耽擱,遲到了幾分鐘。名片遞進去后,不一會兒,李叔同從二樓打開窗戶,對歐陽予倩說:“我和你約的是8點鐘,可是你已經過了5分鐘,我現在沒有工夫了,我們改天再約吧!闭f罷關窗而去。歐陽予倩也只好掉頭回去。這個例子很典型,卻并非孤證。李叔同的弟子豐子愷回憶說:

    他在浙江第一師范當教師的時候,臥室的外面安上個信插,他不在的時候,送來信件就擱在信插里。他早起晚睡有一定時間,很少改變。一天晚上,他已經睡了,忽然學校收發員來扣房門,說有電報,他在里面回說:“把它擱在信插里!钡较乱惶煸缟,他才開房門取看電報。有人問他:“打電報來總有緊急事情,為什么不當晚就拆看呢?”他說:“已經睡了,無論怎么緊急的事情,總歸要明天才能辦了,何必急呢!”

    以上兩例,雖說與出家沒有什么直接關系,但至少可以說明,世俗認可的思維和行為,在李叔同身上,往往是不靈的,這就為他日后脫離塵世多少埋下了一些伏筆。說他“漠視”,是因為他并非不明白這些道理。出家前兩三年,李叔同去日本洗溫泉,行前還寫信告誡一個學生,處世要圓通,否則不能與世相水乳。

    他的“脫俗”有目共睹

    他的“脫俗”,不僅僅體現在待人接物上。李的友人韓亮侯曾憶及兩人相識的經過,聽起來也有些戲劇性。韓亮侯當時也在東京留學,一日,去聽西洋音樂會,身邊坐著個衣衫襤褸的觀眾,與滿堂附庸風雅的闊人們形成鮮明對照,韓一時不免詫異:“怎么會有這樣一個人呢?這門票又怎么會給他買到的呢?”散場時,彼此打了個招呼,這人便是李叔同。李邀請韓到家里坐坐,韓被好奇心所驅使,就跟著去了。步行片刻,兩人來到一所很講究的洋樓,李住二層,一進門,韓便吃了一驚:滿壁皆書,書架上擺著許多富有藝術品位的玩意兒,屋角上還有一架鋼琴。韓亮侯越看越糊涂。此時,李叔同退去破衣爛衫,換上一身筆挺的西裝,邀韓外出就餐。從室內布置看,李叔同當時尚無入空門的跡象,但他出家以后直至圓寂時的衣著,幾乎就是這副衣衫襤褸的裝扮的翻版。

    李叔同出家前在浙江第一師范教書,他的一個學生回憶說:“在學校里很少見他的面,就是同事房間里好像也不很走動的,教員休息室里也不常去。到上課時,總是挾了書本去上課,下課直接回到房間。走路很迅速,不左右顧盼。冬天衣服穿得很少,床上被子也很薄,嚴冬并不生火!彼藭r的生活狀況,與“苦行僧”已經相去不遠了。

    他39歲時剃度出家

    夏丏尊在《弘一法師之出家》中有如下記述:陰歷新年,馬(一浮)先生有一個朋友彭先生,求馬先生介紹一個幽靜的寓處。馬先生憶起弘一法師前幾天曾提起虎跑寺,就把這位彭先生陪送到虎跑寺去住。恰好弘一法師正在那里,經馬先生之介紹,就認識了這位彭先生。同住了不多幾天,到正月初八日(1917年1月30日),彭先生忽然發心出家了,由虎跑寺當家為他剃度。弘一法師目擊當時的一切,大大感動?墒沁不想出家,僅皈依三寶,拜了悟老和尚為皈依師。演音的名,弘一的號,就是那時候取定的……假期滿后,仍回到學校里來。從此以后,他茹素了,有念珠了,看佛經,室中掛佛像了。

    民國時期的一些所謂高僧,如不少名剎的住持,往往視佛門典律于不顧,結交權貴,錦衣玉食,乃至男盜女娼,無所不為。弘一法師則自出家時起,即成為一個名副其實的苦行僧。1936年春,弘一法師到青島講律。市長沈鴻烈和名士朱子橋將軍慕名請他吃飯,事先曾約定好。未料弘一法師當天爽約,托人帶來一張紙條,上寫打油詩一首:昨日曾將今日期,短榻危坐靜維思。為僧只合居山谷,國士筵中甚不宜。沈鴻烈讀罷,表情頗有些難堪,大約是認為堂堂大市長,請個窮和尚吃飯,對方居然不給面子,讓他下不來臺;朱子橋將軍看了紙條,則欣喜若狂,說:“今天得到一張極珍貴的墨寶,收獲可不小!”

    這就是弘一法師。他的一個學生曾這樣評價他:“他放棄了安適的生活,拋妻別子,穿破衲,咬菜根,吃苦行頭陀的生活,完全是想用律宗的佛教信仰,去喚醒那沉淪于悲慘惡濁的醉夢中的人群——盡管這注定要失敗,但我們不能離開時代的背景,離開先生的經歷,苛求于他!

    李叔同39歲時剃度出家 曾屢屢 不近人情由用戶“kkjiu”分享發布 ( www.adacua.com )編輯整理,轉載請保留出處
    快三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