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blyyb"><delect id="blyyb"></delect></small><code id="blyyb"><strong id="blyyb"><s id="blyyb"></s></strong></code>
    返回首頁 |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訂閱本站
    一起去留學留學生活 → 三千渡陳文 打造后奢侈時代品質生活

    三千渡陳文 打造后奢侈時代品質生活

    由用戶“kkjiu”分享發布 發布時間:2014-06-17 21:15:38

    三千渡的業主在日常消費和生活品質上會迅速拉近和一線城市的距離。記者:你在國外生活了很長時間,在做三千渡造生活的項目和你在國外的生活經歷、感悟有多大程度上的交集?陳文:我不到三十歲就出國了,自己感覺國外的生活經歷對我回國后工作的影響偏……

    2014年5月9日,太原房地產開發項目“三千渡”,一舉獲得了第十八屆國際地產大獎中“最佳高層住宅建筑獎(residential high-rise development)”和“最佳綜合體(mixed-use development)”兩項大獎。在以往十幾屆,中國內地只有境外上市企業和具有外資背景的少數幾家獲過此獎。今年三千渡摘取兩項大獎,表明地處二線城市的太原房地產企業已經能夠躋身世界一流的優秀建筑項目行列,并向著更高品質方向發展。

    一個起步甚晚、名不見經傳的房企為何會異軍突起,引發國際專業人士矚目?擁有海外留學背景,從業建筑師身份的三千渡總經理陳文先生又是在如何思考一個項目的生存與發展機遇,二線城市房地產未來形勢如何?對此,2014年5月27日上午,在三千渡產品展示中心“千渡館”會議室,中國房地產報記者帶著種種疑惑采訪了陳文。

    我希望三千渡社區和一線城市的生活品質基本同步

    記者:三千渡項目在國外獲得國際地產大獎,我們想知道,對你來說,這意味著什么?對你以建筑師出身做房地產商是一種贊譽嗎?

    陳文:第一,這是行業內對我們目前成績的一種肯定,這個獎和國內的一些獎不同,它不用花錢去買,因此更好體現了專業性。盡管它發布環節也帶有商業色彩,比如參加晚宴要交費,但總體講這就不算錢了。

    第二點我想強調這個獎中的建筑獎是有很高含金量的,因為它頒布了一些規定和要求,具備一定條件你才能去申請。這里面有設計類,也有開發類,還有物業管理,還有酒店,我作為建筑師從業背景來開發這個樓盤,這個建筑獎是我更看重的一點。因為過去設計類里面,像美國的kpf、som等全球頂尖的建筑設計事務所也曾得過這個獎,說明這個獎相比那些商業操作痕跡太多的獎來說,在業內具有很重要的分量。

    記者:據我們了解,你做項目很追求生活美學,這和你造房子就是造空間造生活的理念邏輯上是吻合的。在生活、藝術和建筑的邏輯關系上,你怎樣認知和取法?

    陳文:我一直有一個困惑,是我做三千渡以來的困惑。我開始做三千渡時,山西人普遍存在一種根深蒂固的觀念,買高檔房一要追求面積“大”,一要“貴”,似乎離開“大”和“貴”,就和高檔無關了。我當時就沒有意識到蓋八九十平米的小兩居或三居,在老百姓的概念中,這是賣給窮人的房子。這是我始料不及的,我覺得這可能和中國人在短時間迅速致富有關系,他們需要用面積、價格來證明自己。但一所房子會陪伴你很長時間,甚至一生,最終好不好還是你在其中的生活是不是舒適、愜意、溫馨。從我們建筑師的視角看,房子的好和壞,重要的是品質,跟大小、價格關系不是很大。我可以不客氣地說,目前在太原的很多樓盤,不缺大戶型,不缺高檔大堂、室內裝修和園林,但唯獨缺好品質。

    品質這個詞聽起來似乎很玄,但一種美好的生活一定是包含了物質的富足和精神的愉快。過去我們過多重視了財富的積累,很多人富過了以后就會逐漸回歸內心的充實。對于一個樓盤一個社區來說,同樣物質和精神兩者都是不可或缺的。建筑本身蓋好了,還需要后期持續投入優質的物業服務,營造良好的社區環境。所以品質包含了好的硬件建設和好的軟件氛圍。三千渡從預售階段我們就一直試圖賦予一種文化氣質,這和別的企業直接叫賣房子的手法不太一樣,我更多想通過文化含量的注入,包括我們做的音樂節、電影點映、當代藝術展、文化論壇、出版物,強化社區文化的烙印,強調我們對社區生活的理解,這是一種軟性植入,但是社區中注入了這個東西,就使靜止的建筑有了靈魂和活力。當然在一個二三線城市,各方面資源比較匱乏,這個周期會比較長。但我希望經過努力,三千渡的業主在日常消費和生活品質上會迅速拉近和一線城市的距離。

    記者:你在國外生活了很長時間,在做三千渡造生活的項目和你在國外的生活經歷、感悟有多大程度上的交集?

    陳文:我不到三十歲就出國了,自己感覺國外的生活經歷對我回國后工作的影響偏多一些,30到40歲這段時間是真正形成我價值觀的階段。對于中國房地產的喧囂,我的看法有點兒不同。確實這十多年來房地產市場創造了巨大的商業效益,讓很多開發商賺了大錢,這是中國城市化迅猛發展這個大背景下的一個必然過程。但在這個過程中,因為賺錢容易,整個行業也造成了一種普遍的浮躁,開發商急功近利,機會主義,短視,還有我特別不認可的是過度營銷,不惜一切手段夸大產品。上周,我見一個網絡營銷的朋友,談他的網絡營銷方案。他做了一張圖,非?鋸,追求眼球爆發。我喜歡互聯網思維,但我覺得首要還是要先做好產品,沒有過硬的產品,靠營銷賺的錢還是不會長久的,F在不少企業對產品本身不重視,靠包裝靠講故事去忽悠客戶和資本市場,這不是一種正常的社會狀態。什么時候企業把對產品本身的權重遠遠大于廣告上的喧嘩,我們行業就會大大地邁進一步。

    我這次去看一些亞洲國家,不論發達國家還是發展中國家,像新加坡、馬來西亞,他們都很安靜,我也看到國內一家有名的房地產商完全把中國的營銷模式照搬過去,看熱鬧的人很多,可能也能做成功。但從我的價值觀出發,第一我希望做一個真正從本身建筑質量來講好的產品;第二,希望建筑設計作品本身有自己的價值,有原創性。有些用完全模仿國外某一形式的建筑,比如說西班牙式、法式、美式等,這類建筑在中國鋪天蓋地,難道值得驕傲嗎?我不喜歡這個東西,但是我又很糾結,因為這樣做可能討巧,客戶可能會很喜歡,因為這顯得很奢侈貴氣。但照抄、照搬都表現了一種急功近利和浮躁,所以我比較排斥。

    不求走多快,但求走得遠

    記者:現在房地產行業出現了很多唱空言論,您怎么看?三千渡項目如何應對,有自己的解決方案嗎?

    陳文:我進入這個行業時間不長,也沒有那么高瞻遠矚。我看到萬科郁亮最近講話,說“中國房地產市場的黃金時代確實結束了,白銀時代剛剛開始”。郁亮說,房地產市場的世道改變了,進入以剛需為主的時代,房子沒有投資屬性了,恢復了作為居住必需品的功能。這就是“白銀時代”。我很認可這種說法,不是今天認同,是在我們最初做三千渡定位時就這樣認為,你去查資料,三年前我們首次推出三千渡項目時的廣告語就是“引領后奢侈時代的品質生活”。那時我就定位三千渡的房子是給剛需人群準備的,是住所不是投資品。所以要告別奢侈,強調品質。今天看這個定位是對的,我會一直堅持。我相信中國的城市化進程還遠沒結束,剛需不會減少,可以說今天中國或者具體說已經不缺房子了,但缺好的房子。大家都在談論這次市場波動會帶來行業的分化,這個分化就應該是把建爛房子的開發商淘汰出局,而有能力建好房子的開發商會在這次波動中勝出。我覺得不論什么行業,不論做什么產品,只要做好產品,市場就不會消失。我自認是專業人士,還是靠產品說話。一是工程質量方面我會高度關注決不放松,第二,在設計規劃方面我也會投入大量心血,不靠“怪”取勝,我堅信三千渡會比其他大多數項目做得更好。

    記者:你對太原房地產市場有怎樣的判斷?三千渡項目會有什么樣的表現?

    陳文:我在一線,確實對市場溫度的波動是非常敏感的。我感到市場最近在走下坡,成交量有下跌,但我覺得這一波觀望和下滑不會很久,很快會過去,一個基本判斷是中國經濟還有很大上升空間,中國老百姓和西方發達國家的生活差距還會不斷縮小,這些就是我們的機會。我昨天下午去西山,景色非常漂亮,但同時又很感慨,因為滿眼望去,山下千篇一律的建筑群,沒有城市特征和標識性,這種城市在中國比比皆是。如此大規模的城市建設又怎能說不是一場城市建設的悲劇呢?馬可波羅向忽必烈汗描述的城市真的只能在卡爾維諾《看不見的城市》中嗎?

    我作為這個行業中的一員,肯定會一直走下去。我覺得隨著中國宏觀經濟從高速爆發式增長逐漸轉為中速的穩健增長,一方面是野蠻生長時期積累的矛盾和問題會逐漸得到糾正和調整,另一方面,行業、企業、個人的心態也會逐漸發生變化,比如,我未來就不會在量上取勝,但我每做一個項目都要做到極致,成為行業的品牌。不比走得快,而比走得遠,這是我的追求。

    記者:有什么具體措施嗎?

    陳文:我計劃從三點入手,第一個是建筑設計本身,必須是好的設計作品,但不要搞怪;第二個是建筑品質。三千渡每個樓都有一個5.5米層高的大堂,和業主簽的合同沒有要求我這樣做,但我認為該這樣做,而且要堅持做下去。還有,我們把所有的機電管線都暗藏在建筑墻柱內,這也是提高建筑本身品質的一個手法。第三,三千渡要用自己的物業管理公司,這樣才能保證我們社區能夠按照我們當初的設計規劃來運營。我希望每個大堂每天都有高素質學歷的工作人員提供服務。我算過一筆帳,太原物業費很低,這也讓我很糾結。我也會在社區服務方面更多地做一些人性化的東西,豐富這個小區的一些精神生活,包括提供各種便利。我們在研究社區里面必備的社區服務是什么,希望能夠把它設計好,這是我們最近研究的,年底可能會推廣。舉個例子,在社區的鄰里空間里面有這么一個區域,面積不需要多大,放一些小孩的書,同時物業公司提供一些服務,小區的業主有事需要短暫外出而又不便帶上孩子,可以把孩子放在這兒,我們提供臨時托管。這些都是我在國外生活的體會,我希望移植到三千渡來,可做的事情非常多。

    記者:你心目中的好公司是怎樣的,未來框定的是一種什么樣的模式?

    陳文:讓所有的員工覺得呆在這里幸福。我們公司不大,但是我們的文化狀態還是比較好。剛開始做三千渡時,我在太原面試員工,有不少人都問我會不會按時發工資,我當時覺得很奇怪。我在國外的時候,從來沒有遇到過晚發工資的情況,晚一天的都沒有。所以好的公司,首先有好的工作環境,要有給他成長的空間,價值觀念要比較一致,從務實一點來說,要讓他掙到他該得到的錢。我們這兒人員流動很少,大家對工作環境和氛圍都很認可。

    記者:有人認為三千渡項目離市區太遠了,上班不方便,你怎么看?

    記者:現在進入房地產三年了,有沒有打算在太原其他地方再做三千渡項目?或者把三千渡的模式復制到其他城市嗎?

    陳文:太原是肯定還要做,因為在太原幾年我也積累了一些人脈資源,因為開拓發展最需要的是天時地利人和各方面的機遇。再有我太太是太原人,土生土長的,所以在太原拓展業務她心里也比較踏實。做新項目我也還會沿用三千渡的品牌,畢竟它在很多太原人心中有了認同感,F在找我談新項目的有不少,但我比較慎重。我想到明年年底三千渡一期18萬平米交房后,一定會受到更多人的認可和接受,我相信三千渡會不斷升值,三千渡的口碑會更加值錢。我對這一點充滿信心。

    三千渡陳文 打造后奢侈時代品質生活由用戶“kkjiu”分享發布 ( www.adacua.com )編輯整理,轉載請保留出處
    快三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