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blyyb"><delect id="blyyb"></delect></small><code id="blyyb"><strong id="blyyb"><s id="blyyb"></s></strong></code>
    返回首頁 |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訂閱本站
    一起去留學留學移民 → 高榮峰 民間 司馬遷 9年修 村志

    高榮峰 民間 司馬遷 9年修 村志

    由用戶“wwwee420”分享發布 發布時間:2014-07-28 13:32:42

    民間“司馬遷”,挽救村落文化一場大移民、大搬遷正席卷中國,村民或主動或被動地離開故鄉,追尋新的生活和夢想,寧夏也不例外。從2011年起,寧夏實施35萬生態移民搬遷,很多村落的名字被抹掉,村民被移走,原來生活的地方回歸自然,變得蹤跡難……

    近年來,每年數萬個村落消失在人們的眼前,由于沒有《村落志》,這些村落最終消失在記憶的長河里。面對生于斯長于斯卻有消失危險的古村,寧夏彭陽縣王洼鎮崖堡村的古稀老人高榮峰坐不住了,他要用一己綿薄之力,記錄下發生在崖堡村的珍貴信息。9年間,高榮峰遍訪村民,查閱材料,實地考證,在寧夏首次個人修志,一本《崖堡村志》全方位記錄了這個村落的變遷,挽救了他心中的村落文化。

    “有村志在,就能找到根兒”

    盛夏的一天,74歲的高榮峰起了個大早,堅持去看看他常掛在嘴邊的崖堡村!胺判,我雖年老了,但腿腳好著呢!

    在崎嶇的山路行進1個小時,爬過一個廢棄的古堡,來到一個能俯瞰崖堡村的山頂,宋元明清時期遺存的大寨古堡、官攤臺遺址、高建堡、二龍廟、烽火臺以及一個“山頭林木茂密,山間草糧豐盛”的美麗村落盡收眼底。

    高榮峰說:“崖堡歷史源遠流長,先秦時就有少數民族活動。從出土器物上看,崖堡這個名字至少有200多年的歷史。人口最高峰達到2000人,山坡上的地都全開發了,由此帶來嚴重的水土流失,曾被確定為不宜生存,F在隨著移民搬遷、外出打工,村子里剩下的幾乎全是老人了!

    “看,今年春天搬走的三個自然村已被廢棄,窯洞已經無人居住,梯田無人耕種,山杏無人采摘。聽,到處都是鳥叫,百靈、杜鵑、烏鴉、布谷、野鴿子、野雞。人越來越少了,生態越來越好了,狼和狐貍多起來了……”面對人與自然的這些變化,老人的心里五味雜陳。

    崖堡村從一個人聲鼎沸、擁擠的重要驛站、商埠,消退為一個四處靜悄悄的深山村落。來到崖堡村小學,郭興江老師略顯無奈地介紹,原來有200多人的小學校,如今只有3名老師、8名學生。

    在村里轉了兩三個小時,原來“一家狗咬,十家狗叫”的情形一去不返,好不容易才遇到30多歲的年輕人劉國軍。高榮峰拿出一本《崖堡村志》,鄭重地交給他。

    “老早就知道高老師寫村志,今天見到太高興了!眲娨贿叿瓡贿呎f,“咦,看,‘戶族源流’部分就有關于我們祖先的記載:劉興才,1929年從甘肅秦安移民來的。有這本書,心里踏實點兒,大事小情里面都有,村志能留下這個村的根兒!

    “9年著一志,死而無憾了”

    “朝思暮想,終于寫完了《崖堡村志》,我感覺真的是如釋重負。眼前這座生我養我的老村子,經過百年變遷,從四面八方移民聚集而來,又朝四面八方移民遠走,也許就是這個村子的命運。也許再過一兩代人,崖堡這個名字就不存在了,而我總算把全村人對崖堡的記憶,都裝在了這一本書中,死而無憾了!备邩s峰說。

    崖堡,一村雖小,人口不多,但就是這彈丸之地,也有歷史變遷、山川異樣、人物興衰。高榮峰,一個人修一志,亦屬不易。

    據了解,高榮峰在崖堡教書30余年,目睹了崖堡山川變化,聽到了或親自見到了各樣人物的經歷。2005年退休后,老人總覺得要為崖堡寫點什么,在“守土有責,守文化更有責”的意識促使下,開始寫作,3年完成初稿,但當時并未想出版,就擱置下來。

    2010年,高榮峰又翻出手稿,也不知該如何處置,經人提醒,他來到了縣史志辦請教,受到了熱情接待和鼓勵,史志辦對村志的內容、格式提出了修改意見。

    求教歸來,高榮峰認真學習地方志書寫作,開始分門別類地續寫有關章節。

    高榮峰在修志過程中,力求突出“村”的特色,詳縣志之略,略縣志之詳。村志上限起于先秦,下限止于2012年底。采用章、節、目體編寫,分概述、大事記、古村溯源、自然地理、俗語傳說、節日習俗、民間技藝、民居建設、宗教信仰、古今人物、附錄等21個部分,采用述、記、志、圖、表、錄等方式表達。

    前不久,《崖堡村志》正式出版,一時間被爭相傳閱。為什么一本小小的村志能牽動人心,引起廣泛關注?彭陽縣史志辦副主任張文明說,《崖堡村志》展示了獨特的地域文化和風土人情,體現了濃厚的鄉土情懷,能夠正確又適度地調動人的戀鄉、戀村情結,既可教育今人,又可啟迪后人。

    民間“司馬遷”,挽救村落文化

    各地都有人在嘗試修村志,甘當民間“司馬遷”,一些政協委員、有識之士聯合提交提案,倡議開展村志編修,承續鄉土文化。但是在個體修志過程中,的確面臨很多困難,也需要各方支持方能成書。

    據了解,為了《崖堡村志》能夠順利出版,很多人熱心幫助老人。有些人提供資料,有些人參與修改,有些人幫忙拍攝照片,有些人募集出版費用,最后出版社特別照顧,一部村志才得以通過評審會,正式出版發行。

    讓人“看得見山水,記得住鄉愁”如今已變得越來越難。魯迅文學獎獲得者、銀川市文聯主席郭文斌說,家鄉變化太大,村子還在,但鄉音、鄉愁卻淡了,再不能在靜靜的夜里,坐在山頂,傾聽大自然的聲音,仿佛伸手可摘星辰。對鄉村情懷的思念,盡在不言中。

    高榮峰 民間 司馬遷 9年修 村志由用戶“wwwee420”分享發布 ( www.adacua.com )編輯整理,轉載請保留出處
    快三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