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blyyb"><delect id="blyyb"></delect></small><code id="blyyb"><strong id="blyyb"><s id="blyyb"></s></strong></code>
    返回首頁 |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訂閱本站
    一起去留學美國留學生活 → 為什么現在中國留學生不愿意回國?

    為什么現在中國留學生不愿意回國?

    由用戶“hedgehogegpyvm”分享發布 發布時間:2010-08-20 16:31:12

    這是一篇關于為何中國留學生不回國,中國留學生為什么不回國,中國留學生為什么不回國的文章。上述這些原因綜合起來,使得現在中國留學生多數不愿意回國。而國家目前的人才引進政策

    近日和朋友聊起一個問題,覺得很有意思深究下去。這個問題是:清末民初那個時候中國積貧積弱,中國出去的留學生大部分回國,尤其是精英分子基本上全回來了,直接導致了中國的快速發展;改革開放30年,中國的國力已今非昔比,為什么中國出去的留學生90以上不回國,反而削尖腦袋丟下一切尊嚴去混一個外國的綠卡?

    如果這是一個大范圍人群統計,那就不能簡單地用“愛國情結”來解釋了。畢竟在任何一個時代,能因為愛國等意識形態而放棄現實利益的人都是極少數,絕大部分人是被利益驅使的,正所謂“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

    究竟是什么原因,導致中國極度貧弱時留學生大部分回國,而現在中國發展了卻有了普遍的崇洋媚外的傾向?對于這樣一個大問題,顯然不能用單一化的歸因來解釋。簡單搜索了一下,似乎也沒有什么專項研究來進行這方面的對比。于是我就來好好考慮一下這個問題。

    1.民族文化自信

    一個對本民族文化沒有自信的民族和國家,很顯然會片面地認為不如人,從而造成崇洋媚外的傾向。而對本民族文化的自信,必須接納自己民族文化的本相。這個命題的逆否命題自然成立:一個否定、不接納自己民族文化本相的民族和國家,就不會對本民族文化有自信。這一點在歷史上的典型例子是日本開國明治維新時代著名的“脫亞入歐”論。雖然客觀上起到了破除日本社會盲目自大的態度、愿意學習西方科技的正面作用,但其負面影響則是徹底否定日本作為亞洲國家的本相。二戰之前軍國主義的膨脹、大東亞共榮圈的夢想,曾經使得日本人一定程度上重新獲得了民族自信,然而二戰的戰敗,使得日本再次徹底失去民族自信,并因著美國的地緣政治戰略而徹底淪為美國的附庸。其典型的例子是二戰戰敗后美國駐軍,日本為了獲得美國的保護,竟然以國家名義動員日本婦女給美國大兵做慰安婦。時至今日,盡管日本長期穩居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盡管日本在多項科技領域已經不弱于甚至強于美歐,日本社會仍然以獲得西方的承認為榮,在日本仍然存在著強烈的崇洋媚外的情結。

    用這個原理,我們來看看中國的情況。清末民初,中國人仍然有“天朝上國”的傳統思想,當時出國的留學生(都是優秀人才)多持有一種觀點:我們要師夷長技以制夷,驅除韃虜、恢復中華。因為持有這種“中華優秀”的思想,那時的留學生中華文化本位持守得很好,沒有否定自我的文化,仍然有很強的民族文化自信。這一點,我們可以從中華民國國旗歌里管窺:“山川壯麗,物產豐隆,炎黃世胄,東亞稱雄。”

    因為歷史和地緣政治原因,新中國建國后由于弱小,長期以來一直搖擺于美蘇兩個大國之間。起初是一面倒向蘇聯,一口一個“蘇聯老大哥”,把蘇聯模式當成圣經,其直接后果之一就是“攤大餅”式的城市規劃,造就了擁擠混亂的北京。后來中蘇交惡之后,又依靠美國來抵抗蘇聯的百萬鐵甲雄師,稍微上點年紀的人或者軍迷應該對中美合作改進殲8-2不陌生吧。原來一切學蘇聯,變成了言必稱美國。以前照辦的蘇聯的體制,全面修改成美國模式,哪怕浪費無數也在所不惜,典型的例子是高校由蘇聯的院系兩級制變成了美國的校院系三級制,鬧騰了好久也沒見中國大學再做出當年人工合成牛胰島素這樣的劃時代的成果。經過這么幾十年的折騰,中國人心中自然就對自己的文化不自信,提到外國(現在是美歐)就是先進。很自然,人們就愿意學習“先進”的文化,而丟棄傳統的“落后”的文化——這個傾向由政府開始,從毛澤東時代就已經明確提出了,甚至包括漢字拼音化這樣徹底否定中華文化根本的荒唐舉動(雖然后來停止了)。這便是人民“崇洋媚外”思想的一個重要來源。雖然現在中國的軍事實力已經足以躋身大國,不再需要依附于某個超級大國,但人民的這種思想一旦形成,要想改掉也得幾十年的時間。

    2.外國人對中國人的歧視程度

    一項心理學的研究表明,人做決定是依據自己的快感,用通俗的話來說,就是人傾向于生活在更“爽”的地方。如果在國外活得比國內爽得多,那么留學生大多數自然愿意留在國外而不回國。如果回國更爽,當然就愿意回國。比較典型的例子是最近中國的明星科學家施一公,有人評價他,先是在中國呆著不爽,所以出國了,后來在國外呆著更不爽,于是回國了。

    在西方社會,一張亞洲臉足以讓歐美人豎起“非我族類”的墻,從而幾乎不可能被接納進入主流社會。同時,當時中國國力孱弱,中國人被嚴重歧視,例如在美國,20世紀50年代以前,華人在餐館里面做服務生,要跪著給美國人服務,直到朝鮮戰爭新中國打平美國為止,在美國的華人服務生才站起來了。在南非,1964年中國爆炸第一顆原子彈之前,華人是與黑人一起被白種人種族隔離和歧視的,直到原子彈爆炸,中國人才可以和白人一起坐在公共汽車的前排。由于新中國幾場戰爭打下的基礎,中國人在國外的地位雖然仍然不可能上升到一等公民,但比起以往“東亞病夫”的形象已大有改觀,外國人對中國人的歧視程度已經大大降低?偠灾,現在中國留學生在國外,比起老前輩們要過得爽得多,自然不如老前輩那樣愿意回國。

    3.孤寂感

    人是社會動物,一個脫離社會的人,是不會心理健康的。一個人有與人交流的需要。外向或內向的性格只能改變這種性格的強弱,而不可能抹殺這種需要。

    清末民初,中國人學外語是一件非常困難和痛苦的事情,因為那時沒有系統的外語教材,很大程度上依賴外國傳教士先學習中文,然后教授中國人外文。當時,許多人根本就沒有這種機會,例如美國西部大開發時代赴美勞務輸出的那些中國人(主要是中國南方人),絕大部分都沒有系統學習英語,從而聚居形成顯著的相對封閉的亞文化圈(這也就是現在美加等國許多唐人街的前身),仍然用家鄉話(主要是廣東話)交流,以至于直到20世紀90年代,還有“去美國可以不懂英語,但不能不懂廣東話”之說。那個年代出國留學(而不是勞務輸出)的人,雖然努力學習外語,但出國之前一般只具備最基本的外語交流能力,以至于初到外國,交流非常困難,而且找不到老鄉,只能靠自己。因此即便幾年之后外語水平提高一些了,這段過程的痛苦性要遠遠大于現在。同時,主流社會的華人極少,且由于當年通信手段落后,幾乎沒有層次相當的華人可以交流,因此文化孤寂感極強,F在,隨著外語教學的突飛猛進,許多留學生在出國之前已經能說較為流利的外語,因此在國外的適應困難程度明顯降低。雖然由于種族的關系,華人仍然幾乎無法融入主流社會,但現代電信技術的發展已經可以讓華人生活在一定的網上虛擬社區里,孤寂感就沒有以前那么強。也就不那么期望回國。

    4.生活水準的國內外對比

    有足夠的理由相信,在一個較為廣泛的群體里,大部分人是利益導向的(也就是說單純追求經濟利益),誰給錢多就呆在誰那里,哪里生活富裕就呆在哪里。因此,國內外生活水準的對比,就成為留學生去留的一個重要考量標準。

    清末民初,能出國留學的人群不但學識很高,而且出身貧寒的極少。他們在國內過的生活屬于中上。再加上在那個時代,中國中上層的人們生活需要的東西其實也并不多,不需要各種家電汽車,居住條件也往往不錯(祖傳的大宅比比皆是),不需要像底層人民一樣做又臟又苦的活。到了國外,混得好了也就是坐上比馬車快不了多少的汽車,混得一般的住可憐兮兮的小房子甚至陰暗潮濕的地下室里,為了生存被迫去做產業工人受資本家的殘酷剝削,一天工作十幾個小時連上廁所的時間都幾乎沒有(參考周恩來在法國留學打工時的經歷)。而他們回國,往往就會被委以重任,成為國家的棟梁;他們出國的經歷,也就給他們鍍了一層金,使他們身價百倍。當然他們就愿意回國。

    其實建國初期,由于人民高漲的社會主義建設熱情和社會上普遍彌漫的理想主義氛圍,中國的經濟飛速發展,其實比被戰火破壞的歐洲差不了太多。以科技實力來講,中國也不落后歐美很多,例如當年的人工合成牛胰島素、晶體管計算機、兩彈一星等,其技術指標都處于國際前列。60-70年代,中國由于文革,經濟凋敝,科技更是發展無門(除了航天、核武器核潛艇以外);而歐美則是黃金發展時期,高速發展的經濟和冷戰對峙時被逼著高速發展的科技,都將中國遠遠甩到了身后。因此改革開放初期的中國留學生發現,哪怕是在歐美底層的人民,其享受的社會福利、社會資源和生活水準都比中國的中高階層要好。中國在文革之后,隨著70年代末中國社會對知識的重新尊重和重視,“知識改變命運”成為社會的共識。能上大學的優秀人才里面,很多是非常努力刻苦的出身貧寒的人。這些人出國了之后,反差就更是強烈。這就直接造成了80年代出國的那批留學生不愿意回國。中國人本來就有報喜不報憂的傳統,再加上當時中國必須依賴美國去抗衡蘇聯的軍事壓力,因此對留學生生活的報道也是片面地報喜不報憂,造成了社會上的錯誤的刻板印象,認為外國的月亮就是圓,在國內隨便什么垃圾,只要出國了就能錦衣玉食。到了后來,有些留學生甚至因為父母的壓力而不敢回國。

    5.留學生平均素質和歐美國家的政策

    在任何一個社會里,如果一個人群人數很少,那還有可能是高水平的精英團體;如果一個人群人數很多,那平均水平就一定不會很高。這個稀缺原理同樣適用于留學生群體。清末民初的留學生非常少,因此幾乎都是精華,目光遠大壯志凌云者不乏其人。而現在每年留學生數以萬計,甚至有一種說法,外地優秀人才都跑到北京了,北京本地的人只好出國了。當一個社會中許多人都可以出國的時候,整體水準必然下降。近年來不斷上升的“留學垃圾”的報道,從側面折射出隨著留學門檻的降低,留學生群體的整體水準下降。80年代出國的那一批人,留在美國的在90年代已經做出了許多重大貢獻,例如盡人皆知的intel奔騰處理器,據以前看過的discovery的報道,其核心設計團隊2/3是留美華人;而90年代出國的那一批人,到現在有如此級別貢獻的還沒聽說過。

    另一方面,任何一個國家的政策都必須歧視性地保護本國公民的利益,有時甚至需要歧視性地保護本族的利益,才算是一個對本國人民負責任的好政府——至少人民會愿意選這樣的政府。所以,歐美國家一向的政策就是引進別國人才為本國服務,但不能沖擊到本國人的利益。其中一個重要手段就是限制外國人在學術領域的升職。比方說,在美國,一個華人想混到assistantprofessor(助理教授,類似國內的講師,但可帶博士生)并不算不可能的事情,但再往上爬到在學術界有重要地位的associateprofessor(副教授)和fullprofessor(正教授),就幾乎是難于登天了,不是在美國出生長大的華人第二代優秀精英斷難得到。許多在國內招搖撞騙的華人美國“教授”,其實是researchassistantprofessor,researchassociateprofessor或adjunctassociateprofessor之類。這前面加上的修飾詞就徹底改變了“教授”的性質,說穿了也就是實驗室管理員或技術支持,不算在大學教員編制中,不能帶研究生,沒有自己的實驗室,沒有資格獨立做項目,必須依附于教授,徒有教授虛名而已。比較典型的例子是當年在國內招搖撞騙的“基因皇后”陳曉寧。而這也就是絕大部分留學生能在美國學術界混到的最高職稱。在德國也是一樣,我所認識的一個華人科學家,80年代末想盡辦法搞到了德國國籍,然后申請漢堡大學的教授職位,從公開發表的論文看其學術水準比競爭者高出很多。最后漢堡大學校方開會,拒掉了他的申請,理由是“我們怎么能讓一個外國人來教導我們德國人的下一代呢?”放眼歐洲學術界,非歐盟人做教授那真是屈指可數,而且其學術水平也普遍平平,難怪有人說他們多半是通過政治關系搞到的職位。

    說得簡單一點,中國人到了歐美,歐美人才不把你當什么“優秀人才”來看待呢,你就是給歐美人做高級苦力的。那些重活、累活、無聊活、接觸有毒物質和放射性物質的危險活,本國人不愿意做,統統扔給中國人和印度人做,給一點小錢說是“助教、助研”,頂多再給個綠卡,就能讓大部分中國留學生樂得屁顛屁顛的。我說歐美人這般惡毒不是沒有根據,除了聽說美國那邊的一些報道以外,我親身工作過的馬普生化所,我在放射性實驗室工作了2年,實在是記不起來有任何一個德國人進過放射性實驗室。我報告馬普大老板說放射性實驗室里的防護板失效不能擋住核輻射(我的實測結果,輻射劑量可以超標10倍),結果被他公開痛罵一頓說要么去做實驗承擔輻射風險要么就走人。

    而清末民初的時候,中國國力孱弱,西方國家不擔心中國優秀留學生回國會威脅到西方國家的國家利益,反而有助于培養親西方的勢力,達到其政治和經濟目的。因此,那個時候出國留學的中國留學生基本都是真正最優秀的人才。他們懂得一個淺顯的道理:作為一個華人,無論是在中國還是在外國,只有祖國強大了,才有好日子過。他們通常目光長遠,并且常有憂國憂民的情懷、以天下興亡為己任的責任感,因此他們知道,,從我做起。于是他們也就比較傾向于回國。

    總而言之,上述這些原因綜合起來,使得現在中國留學生多數不愿意回國。而國家目前的人才引進政策和對外宣傳,卻恰恰沒有從這些方面著手,導致事倍功半。其實,從這幾個方面著手,國家完全可以采取行之有效的策略吸引大部分留學生回國;而現在的留學生們,如果從這幾個方面去分析中外形勢的變化,也可以做出明智的選擇。

    【曼徹斯特大學】

    為什么現在中國留學生不愿意回國?由用戶“hedgehogegpyvm”分享發布 ( www.adacua.com )編輯整理,轉載請保留出處
    快三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