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blyyb"><delect id="blyyb"></delect></small><code id="blyyb"><strong id="blyyb"><s id="blyyb"></s></strong></code>
    返回首頁 |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訂閱本站
    一起去留學美國留學生活 → 一個中國留學生太太的美國悲喜生活

    一個中國留學生太太的美國悲喜生活

    由用戶“hedgehogegpyvm”分享發布 發布時間:2009-03-09 22:31:19

    這是一篇關于留美中國學生真實生活,留美中國學生真實生活,留學生在美國的真實生活的文章。十若干年前,秋天開學前的1個下午,我和先生通過長途飛行,從生活了二十幾年的地球東邊飛抵美國。先生持學生簽證,我是跟著伴讀來的,美其名曰:留學生妻子。

    十若干年前,秋天開學前的1個下午,我和先生通過長途飛行,從生活了二十幾年的地球東邊飛抵美國。先生持學生簽證,我是跟著伴讀來的,美其名曰:留學生妻子。

    我們身上帶來了四千多美元,約三萬多人民幣,那時是一筆不小的數量。先生上的是熱門的商業管理,雖說獎學金減免了一半,還是要付兩千多元的學費,此外還有預算以外的學生醫療保險圖書信息雜項費用,立馬去了近三千元。一個月房屋租金此外還有一個月訂金,再添置些生活必須物品,頭一個禮拜下去,兜里的錢嘩啦啦只剩下四五百元了。

    再顧不上看藍天白云草綠花紅,沒心境欣賞街頭的雕塑莊嚴的教堂,初來國外的興奮好奇煙消云散,如何做?家中無糧心發慌,恐懼感隨之襲來。

    聽先生的同學介紹,去中餐館打工。“中餐館老總都小氣得非常,一小時只付一塊錢,全靠小費,要有心理準備呀。”

    “有工卡嗎?”

    “沒有,剛剛抵達。”

    “有經驗嗎?做過餐廳嗎?”

    “沒有,我很快就能學會,干啥都行。”

    “英語怎么樣?給予我念念menu。”

    “eggroll,spreribs……”

    “行,馬馬虎虎,再多練練,明天就來上班吧,要穿黑褲子白襯衣。”

    我呼了長長一口氣,滿臉陽光燦爛,中了彩票似地。臨上轎才扎耳朵眼兒,我照著電話本上中餐館菜單苦背一日英語菜名沒有白費。

    從沒想過,來美的第一份工作是跑堂。第一天沒給予我分臺子,讓跟于一個綽號“紅燒雞”的老跑堂后面學習,一會兒端湯,一回兒盛可樂,這桌盤碗還沒收,那桌又喊著要結賬,跑來跑去滿堂飛。中午還要清潔buffet臺,加水,再將廚房洗出的十來疊死沉的盤子端出來。我在國內多年做辦公室文員,向來沒干過如此重的活兒,胳膊又疼又酸?赊D眼一想,不干也得干,約莫又快到了,房屋租金電話費電費的賬單已然到了。

    我永遠記得掙到的第一筆小費是三元,是三個十七、八歲的日本學生給的,他們仗著家境富裕來美學習語言,吃香喝辣上館子,我竟得伺候他們。“你要就餐,我需要錢,一不偷二不搶憑勞動就餐沒有任何丟人的。”如此想想,也就挺起胸揚高頭泰然處之了。

    次日,一臉油一身菜汁拖著疲憊不堪的身體歸家,顧不上洗澡,掏出一日掙的錢一數有三十多塊,綠綠的一疊,有兩張五元的,其余均為一元的,又有一把分幣。瞧著錢,我眉開眼笑辛苦頓消,算計著,等我熟手了,老總會多給予我些臺子,我就能掙額外些,一個月下來,上一千多說來沒什么問題,房屋租金生活花費就解決了,先生也可專心讀書了。

    被烘餅機燙傷了胳膊滿是水泡,包上紗布次日照樣去打工;不小心打破盤子,被老板指著鼻子臭罵,歸家在先生面前垂淚一場,早晨還是出現于餐廳里;被粗魯小氣的訪客打鐵不給小費,氣得火冒三丈罵爹咒娘,對下位訪客又硬逼自身笑臉相迎……初來異鄉,生存比什么都重要。

    過了幾個月,我給國內鄉下的家長寄去五百美金,告訴他們我在美國生活得挺好,住的地方與國內的酒店同樣,能輕松掙不少錢,并穿上從國內帶來的旗袍高跟鞋在業主車前照了幾張相寄去。

    原本認為來美會經常參加宴會,像好萊塢電影里淑女紳士杯盞交錯的居住,沒有料到,每日都穿一身黑皮打工,帶來的服裝僅能照相時穿穿臭美一下。傻妹妹回音說:“姊姊,你能出國,是我們全家人的光榮,我好羨慕你。”我心里說你看到我成天馬不停蹄地端臟兮兮的盤子就不光榮不艷羨了。

    一起做跑堂的以女性為多,基本上都是留學生妻子,二、三十歲的模樣。先生求學,妻子打工維持生活,她們在國內都有很好的工作,醫生呀教師呀文秘呀,可謂“高級”跑堂。我們常被廚房的師傅們笑話:“你們此等女人都是養丈夫的。”

    “養就養,關你屁事兒。”此亦是“伴讀”們無助的挑選,剛剛抵達美國語言不好沒有身分,僅能到中餐館打工,但想想“軍功章有你的一半亦有我的一半。”

    我們也會給爭臺子好壞吵嘴,額外時候是說說笑笑的,中午包蟹角摘雪豆時,若干個女人就開了一臺戲,聊小孩說丈夫,講方言唱黃梅戲,說笑話講葷段子。周末幾個人湊在一起,還去爬山摘蘋果。誰生了孩子,各位也去看看她,給她個紅包,略表心意。我們稱自己“洋插隊”。

    我總是早一些離開餐館,在外面呼吸新鮮空氣,讓晚風吹吹,享用一會兒獨自安靜,瞧瞧天上那名和首頁不一樣的月亮。

    “我同樣要上學。”先生畢業的那名秋天,通過考試的我成了一所大學esl中級班的學生,告別了跑堂生涯。其他留學生妻子有一些隨求職成功的先生搬走了,有一些歸國發展了,有一些生了第二個孩子做全職母親了……

    這十幾年好幾次搬遷,我一直沒有扔掉我初來外國做跑堂端盤子裝過賬本鉛筆小費的圍裙,可能是為了紀念那段萬里長征的移民路上一段酸甜苦辣的經驗吧。

    一個中國留學生太太的美國悲喜生活由用戶“hedgehogegpyvm”分享發布 ( www.adacua.com )編輯整理,轉載請保留出處
    快三开奖查询